首页 > 股票配资

「 股票几点开盘收盘」A股终止增持频繁上演 增持主体资金落实情况成焦点

2019年06月22日


在今年市场行情回调的历史背景下,A股掀起了一连串香港交易所“增持潮”,但随着增持限期进入“开幕式”,一些该公司的增持主体不仅是“零增持”稳定状态,而且索性宣布终止增持计划。多位业内接受我国证券报名记者采访时表示,有适当从体制层次更进一步加强对这类行为的拘束与惩处。同时,从对投资人尊重的视角出发,提议增持主体在披露计划前先把资金实施到位。











据我国证券报名记者不几乎统计,截至6月2日,去年A股已有15家该公司发布终止增持计划的新闻稿,创近年来新高。明确来看,2018年只有6家,2017年和2016年各有1家,2015年不到10家,2014年为2家。





值得一提,从星期看,前述15家该公司中,有12家是在4月底以来宣布终止的;从增持主体看,除了控股大股东、实控人及其完全一致军事行动人,上述终止增持计划更多牵涉香港交易所的“董监高”工作人员。





从终止因素看,1家因股价超过拟增持价钱上限难以增持,1家因被停止香港交易所难以继续买卖,其余13家基本上为“由于证券市场自然环境变动、投资管道受限等因素,增持股权所需资金未能筹措到位。”





从增持实施状况看,宏图高科等有6家该公司发布终止增持计划新闻稿时,相应的增持主体还处于“零增持”稳定状态;银鸽投资、亚联持续发展等8家做了部份增持,但与增持计划设定的目的尚有较小相差。比如,银鸽投资常务董事高管拟耗资2000万元-4000万元增持该公司股权,拟终止前增持了549.50万元;亚联持续发展该公司实控人拟增持的额度不低于3亿元,拟终止前增持了8554.55万元。





部份终止增持计划涉及额度较小。比如,粤泰股份控股大股东或其完全一致军事行动人拟增持股权额度介于4亿元-10亿元,拟终止前未有增持;融钰集团副董事长尹宏大拟增持额度为5亿元到10亿元两者之间,增持股权占注册资本的比率不低于5%,终止前通过控制的该公司累计增持了993.87万股,占融钰集团新股的比率为1.18%;阳普医疗实控人邓冠华及该公司高阶管理者拟增持额度为1亿元到10亿元,终止前部份高管通过员工持股计划做了增持,增持额度为1748.30万元,实控人未增持;*GM雏鹰控股大股东、部份董监高、股票外交事务推选及其他部份架构管理者拟总计耗资不低于5亿元进行增持,终止前控股大股东、实控人侯建芳增持了约3863.83万元,其他主体未增持。





此外,据名记者统计,从发布增持计划到宣布终止计划这个其间内,上述15家该公司中有12家的股价为下跌稳定状态,累计下跌振幅均超20%,有的堪称遇到股价“腰斩”。需要注意的是,有的该公司在发出终止增持计划的新闻稿后,股价出现大跌。











鉴于终止增持的因素多与资金筹措相关,是否有适当把资金实施好再发布增持计划?我国证券报名记者就该难题采访了多家香港交易所副董事长、高管,看法完全一致认为有适当做好资金安排再披露增持计划。





江苏省某香港交易所副董事长告诉名记者,“资金安排主要有三种状况。第一种是增持计划披露前已把资金筹措好。第二种是资金安排有了一个可行性的构建,但还没实施到位。第三种是资金显然没着落,投手一个增持计划新闻稿再说,这种情况在前面筹集时很更容易出难题。我觉得,第二种情况较为多。”



上海某香港交易所高管认为,“从严肃性以及对投资人负责的角度看,增持肯定是应该先实施资金安排的,不然的话,只不过它就会成为一个无根之水,没有必要执行。有些显然就不是为了要确实增持,而是为了一时间对股价有负面影响,所以就没想过资金安排,这个当下是可耻的。”





华昌达副董事长祥讥讽,“增持计划应该提前安排好资金,原计划实施增持。但由于一些该公司股价长年低迷不振,大股东为提升股价,会新闻稿大额增持,但具体未做好资金,最终只象征意义增持一些。”另一位来自上海的香港交易所董秘表达了类似看法,“不少增持主体只不过没想好资金安排,而是为了托股价。”





对于是否适合加滚轮进行增持,上述受访民众多持慎重立场。“滚轮增持也是一种方法,但是滚轮比率不应过大,以免股价震荡太大造成主动平补仓的可能性。一旦股价停滞下跌,滚轮增持可能性相当大。”











毫无疑问,一些增持计划会因客观因素终止或搁浅,比如报告书、半年报披露窗口期、根本性集团公司停牌期、股价超过拟增持价钱上限、相关增持主体从香港交易所离职等,但不排除一些目标变质的“忽悠式”增持。因此,研究民众认为有适当加强对法律责任主体的惩处,而某种程度是仁义谴责。





多位受访民众表示,尚须建立强有力的拘束功能。“只不过从规章上并没有实际上一定不能终止增持计划,其实要求有恰当的解释。目前为止好像也没说筹集不到资金是一个合理的因素。所以,从规章上来说不能必要管控或处罚,又或者是限制这些大股东的。”前述香港交易所高管认为。





汉口高科技的大学金融证券研究中心副所长董登新认为,大股东增持向来是受管控鼓励的,但不排除一些增持计划除了平稳消费市场期望外,还有配合消费市场炒作的目标。从体制层次看,对于未能兑现的增持计划,难以鉴定是客观行为,还是主观行为,这让一些增持主体钻了安全漏洞。对投资人而言,索赔会面临取证难的现实生活难题,提议道德融资,扎根该公司基本面,而不是冲动跟风参与基本概念炒作。





祥讥讽,“作为香港交易所大股东、董监高承诺的事宜,如不能真实情况履行,应该作出一定处罚。”





海淀区通商口岸辩护律师经纪公司合伙靳说什么表示:“如果违反增持承诺,证券交易所不会采取一些管控或惩处政策,比如下发关注函、警示函、通报批评或公开发表谴责等。管控政府机构应该有一些更明确的处罚功能来拘束‘忽悠式’增持行为,但需要从新技术层次查明‘忽悠式’与‘非忽悠式’的界线。”


阅读延展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